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 > 雅迪公益 >

生命的果實百般滋味,唯愿奉以鮮花


生命的果實百般滋味,唯愿奉以鮮花

2018 年12 月9 日下午兩點,雅迪公益一行來到了位于北京大興的椿萱茂老年公寓,和那里的老人一道插花暢談,共享冬日之美。

得知今天要關懷的是失智老人,大家有一種面臨挑戰的忐忑。椿萱茂的吳老師告訴我們,比起正常老人,失智老人更歡迎訪客。于是,忐忑就放下了。當一個人迫切需要關懷的時候,還有什么好顧慮的呢?

坐在溫馨的餐廳里,吳老師為我們做了題為《老年心理健康和關懷要點》的講座,這是她精心為雅迪公益一行準備的。 她輕聲細語地分享著,卻引發我們內心不小的震動。

什么是心理老化?據吳老師介紹,心理老化主要表現為:競爭意識退化,有自卑心理,敏感而孤僻,對身邊的事漠視且謹慎,對于突發事件則束手無策,急躁,動輒大發雷霆,固執己見,凡事以自己為中心,怨天尤人,獨來獨往,思維遲鈍,容易感情用事,曲解他人好意,情緒恍惚,沉浸在回憶里,脆弱,懶惰,精力不足,好靜,睡意綿綿,記憶力下降,無反省,怕醫院,恐懼死亡,把錢看得比命重。

在談到影響老人心理健康的因素時,吳老師提到,首先是衰老和疾病。比如老人最怕摔,摔兩次的話,由于行動不便,那種恐懼會導致心理崩潰。精神創傷排第二位,比如喪偶的老人,尤其需要得到關懷。第三個因素則是環境變化,比如居住環境的變化會令他們很難適應。

聽著吳老師的描述,父母和長輩形象逐漸清晰了起來。不由反省到,自己真的了解身邊老人嗎?自己能善巧地關懷他們嗎?

帶著悲憫和感傷,我們陷入深思。

面對每一個人都會衰老的事實,我們能正視,能包容,能解決,能放下嗎?


有什么辦法能令老人的心理轉變?變得熱愛生活,心情舒暢,精神愉快,情緒穩定,適應能力強,性格開朗。在助人之前,我們需要學習,學習接納他們的所有,比如性格、容貌、情緒、疾病、氣味等等。唯有接納他們,他們才能接納我們。不容易,但必須一試。

一開始,互相還不熟悉。以花為媒,單純美好,自然和諧。

輕柔的肢體接觸,更直接地傳達善意。

全心全意地注視與微笑,讓人感覺被愛包圍。

聆聽,令他們慢慢打開心扉,并能幫助他們改善表達力。

謙遜地蹲下來,意味著真誠與敬意。

小孩與老小孩之間,需要邏輯嗎?

就像艷陽照耀著秋葉,春風吹拂著凍土……

老人雖然靦腆,依然渴望被關注,被了解。

慢慢地,在親人和我們陪伴下,老人眼睛發亮了。


返程的車上,大多數人沉默地望著窗外……人生的許多困惑和煩惱,單靠思維也許無法化解。而無法解決的問題,唯有超越。

就用“心”代替“頭腦”,行動起來試試吧!

活動感想

郭紅

我原本以為,陪伴孩子會比陪伴老人愉悅。不知為何,在老人家那里,我的內心不單獲得了愉悅,更獲得了寧靜。大概因為老人沒有壯年人的火氣,氣場柔和。而人在奉獻的時候,沒有分別,沒有對立,心是開放的。

楊石興

講座中,聽聞心理老化的特征,我目瞪口呆,覺得自己幾乎已經是個老人了。我才三十出頭,已經活出了老人的特質,這讓我有點不知所措。三十多的年齡很尷尬,要么一生要取得大成就,要么一生就止于此了。我們的前幾十年就像兩條鋼軌,死死卡住現在的我之走向,這是看不見的敵人??催^老人,我方才更加覺醒,自己要有“為一切”的勇氣。否則,現在的我只是比他們多了一些體力。

我們終究都會老去,那么,我們究竟要創造些什么?在這有生之年。我們常喊口號,我們要怎么樣怎么樣。然而,真正百年之后能留下的,一定不是金錢,不是企業,不是財富。那是什么呢?什么才能證明我們真正地來過這個世界?如果我們只為滿足自己的口福之欲,到我們什么也不知道了,坐在輪椅上,任一幫小崽子擺布,人生究竟有何意義呢?

也許大多數人不追求這個意義,盡興的生活就好,甚至不那么盡興也好。但是我還是要嘗試追求,陪伴過這些老人,我更加堅定了這個信念。未來緊迫,不能讓我們的“現在”任由我們的痼疾擺布了……

安赟

奶奶說,她的視力很差,讓我代勞。無意中,我發現奶奶總會在我修剪花束的時候用手握住其中一端,以方便我修剪。老實說,以花的重量和我動作的靈活度,老奶奶的「幫忙」實屬多此一舉。漸漸地,奶奶的話多了起來,反復跟我說自己很喜歡花,如此云云。

或許,我們在跟一些弱勢群體互動的時候,應該預留出對方的能力空間,給他們以參與其中的機會。不要以善良之名,把手伸到對方的能力范圍之內。在我看來,所謂公益,就是恰到好處的善良;所謂愛,就是對他人獨立成長與人格的尊重。

掉落一地的果實,只能慢慢地腐爛;拼命長大、結果,到頭來,卻也被人們做成了果醬。生命好像上天借給我們的一副積木,無論我們把它搭造成什么樣子,積木都會被收走。我們終將失去這一切?;蛟S人生本就毫無意義,但希望我的人生,我會滿意。

黃驥(此行攝影師)

每次參加雅迪的公益活動,都會有不一樣的感受。這次的感受是什么呢?我想一想竟然說不出來,只是腦海里一直浮現出叔叔阿姨們的臉,以及一雙拼命揮動的手,那是一位阿姨站在自己的房門門口朝我揮手告別。

我其實并沒有同她一起插花,但大概是我為他們拍照時臉上也帶著笑意,所以阿姨對我印象至為深刻。其實是先有了阿姨叔叔們的笑,有了冒著寒冷來陪他們插花的人們的笑,在用鏡頭拍攝的我,也不自覺地笑了。這大概就是我不知道是什么感受的原因吧。因為一個泡在溫暖里的人,是不會去思考“感受了什么”的。如果一定要說感受的話,就是在插花時,所有人都比不插花時漂亮,全身洋溢著更多的光。


特別鳴謝:本次活動花藝部分合作方為北京得慧堂茶空間。文中部分照片由得慧堂提供。


文丨司徒志嵐

圖丨黃驥、冀東




起点彩票网址